头像

柴可可

莫恨名姬中夜没,君王犹自不长生

《孤独城市》

 9月前  •   文字间  •     •   325  •   0

在手机上的闹钟铃声响到第是三遍的时候,他才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也许是昨晚睡得太晚了,他费了很长时间才从浓浓的睡意中清醒过来。

这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三个室友都有事出去了,小猴去了深圳参加音乐节,金鱼去广西陪女朋友,而杨老师更是昨天晚上就走了,他要去女朋友的老家见父母。

嗯对了,杨老师只是叫做老师,而他并不是一名老师。

只有他还没想好要去做什么,是玩一天游戏,还是看一天动漫?或者去找罗绮梦?

「据说观澜湖有漫展,不知道她会不会跟我去看。或者看个电影喝个咖啡什么的也可以。」想到这里,他拿起手机,拨出了罗绮梦的电话。

一阵忙音之后:「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,暂时无人接听。」

这妮子,都几点了还没睡醒。算了,先去吃个早饭吧。

想到这里,他翻下床,快速的洗了把脸。拿上钱包手机便走出了宿舍,敲了敲隔壁寝室的门。「者哲,凯皇,去吃早饭么?」

没有人回应。

「胖哥,狗比,吃早饭了!」

他又喊了一遍,依旧没有人回应。他跳起来,从门上的玻璃往下看,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「我去,难不成放假都出去玩了?」

他不甘心,又跑去敲隔壁的隔壁寝室:「春江,糖豆,去吃早饭么?」

依旧没有回应,他只能一个人去吃早饭了。

下楼的时候他又给罗绮梦搭了个电话,依然没有人接。

事实上走在校道上,他就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直到他走了食堂的门口,他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劲。这一路上,他一个人也没有碰到。

偌大的六食堂里也没有人,一个人也没有,没有买饭的同学,也没有卖饭的食堂阿姨。

只是橱窗里的饭菜还冒着热气,墙上的电视机还放着NBA球赛,火箭马上就要赢球了。

扔下了两块钱之后,他拿了两个包子走出了食堂。

然后他用了整整一个小时走遍了整个学校,田径场没有人、思源学堂没有人,社科楼没有人,三教四五教都没有人,他开始慌了。

他走出北门,整个五西路上上除他以外,一个人也看不见。街上既没有人,也没有汽车。

一辆公交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,平时都挤满满的人,现在却连司机都不见了。

他往东走到人民大道。

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,晒得远处的马路热气蒸腾。

依旧没有人,连一直苍蝇也没有。

他强压住内心的恐惧,尝试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:目前来看,除了他自己,所有的人都消失了。至少在海甸岛上,所有的人都消失了。

也许只是他们都跑到了市区里?想到这里,他扫了一辆小黄车,朝市内的方向骑了过去。

他骑车经过空荡荡的世纪大桥,在平时,单车是不能上世纪大桥的。而世纪大桥上总是汽车一辆挨着一辆开不起来,他一路向市中心走去。可是目力所及,一个人影都没有,看到的只是停在路边的汽车。这些汽车有的甚至都还没有熄火。

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拿出手机拨了公安局的电话,没人接,接着又拨了消防、急救的电话。都没人接。

「恐怖袭击?」、「紧急疏散?」他在脑海中想出了无数可能。

他索性把单车直接停在了马路中央,从一个商店溜达到另一个商店。“喂?有人吗?”

没有回答。

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中午,他觉得肚子饿极了。

于是他跑到KFC里,拿了一块汉堡一杯可乐,还有一袋鸡米花,这一次没有给钱。他一边吃,一边拿出了手机又给罗绮梦搭了个电话,不出预料,依然没有人接。

挂了电话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赶忙点开了几个社交APP,微博上最后一条动态出现早上八点二十七分,知乎上最后一条回答的时间也是八点二十七分,接着他又看了虎扑、贴吧还有豆瓣,所有的社区最后一条帖子都在八点二十七分。

他渐渐明白了,在今天早上的八点二十七分,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,除了他,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消失了。罗绮梦也消失了。

他走出KFC的时候已经是下午,日光更毒辣了。

他去苹果店里,拿走了最新款手机,最大容量的。还顺手拿了自己一直种草的Airpods…

然后他去了一家全皮肤全英雄的网吧,自定义,亚索一打五,锐雯一打五,沙皇一打五,烬一打五,卢锡安一打五……

等他走出网吧的时候,天色已经半明半暗了。路灯没亮,四周一盏灯都没亮,街上依旧空无一人。

他还是不敢相信,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人了。

压抑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崩溃了,他一边扯着嘶哑的喉咙叫喊着,一边眼泪就像水龙头似的往下掉。

「不,这不可能,在这世界上,一定还有别的人类存在,我要找到他们,我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。」

他想要离开这里,他想要去别的城市,去搜寻其他幸存者。

但是这个晚上,他必须回学校去。他想冲一个凉,然后好好计划一下明天要干什么。

等他回到学校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整座学校没有一丝光亮,就像一只匍匐着的巨兽。

他借着月光走回宿舍楼。楼里一片漆黑,他打开手电筒,走上了楼,走到了自己宿舍门前。深吸了一口气,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宿舍门。

寝室里黑漆漆的,只有电脑屏幕亮着,金鱼跟杨老师正在玩游戏。

「你们?这么快回来了?」他打开灯,看到小猴正躺在床上,摇头晃脑地听着歌。

「我靠,你TM跑哪儿去了,一天都不见人,课也不去上,下午何主任点你名了。」杨老师正好在团战中死了,放下鼠标问道。

听到说话声,小猴从蚊帐中探出脑袋喊道「罗绮梦找了你一天,都急疯了,我们也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,都不接。」

他赶忙掏出手机,屏幕上一下子蹦出了十几个未接电话,有小猴的,也有罗绮梦的,时间从下午一直到晚上。

「别管那么多了,快去开电脑,杨老师打完这把就要走了,下把换你。」金鱼看都没看他,盯着屏幕,手指上下翻飞,这波团还没有打完,继续说道「我明早5点的飞机,今晚不睡了,来陪我战个通宵。」

他愣住了,憋了半天才说:「今天…今天是几号?」

「二十九号啊,你是不是傻,明天放五一假。」杨老师话还没说完,看了一眼手机「得嘞,车到楼下;呃,这把打不完了,你替我玩吧。」

他还来不及消化刚才发生的这一切,就被杨老师按到了椅子上。屏幕里的太阳妈刚好活了过来,他赶紧买了一件鸟盾,朝着大龙坑走去。

「走了哦各位,五一快乐。」杨老师话还没说完,便风一样的跑出了寝室。

跟随杨老师的身影,他望向门外,不知何时,对面的宿舍楼里已经亮起了点点灯火,楼道里不时有人吹着口哨走过。

这个世界醒过来了。

金鱼的盲僧抢到了对面的大龙,他们势如破竹,很快结束了比赛。

等待下一局的过程中,他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咚…

咚…

咚…

「可可,怎么啦?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 评论


 已有0条评论

    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