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末去杭州出差,有一天休息,当然少不了去西湖了。

不得不说西湖的景色十分优美。但是我今天不想说这些,想说说西湖旁边的墓。西湖方圆数里,安葬于此的名人甚多,其墓留存至今的也为数不少,形成了一种别样的人文景观。

于谦墓

特地绕路第一个来到于谦墓。于谦于少保可以说是有明一朝我最崇敬的人物。于谦最大的功绩是北京保卫战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土木堡之变,明英宗被瓦剌俘获,他力排南迁之议,坚请固守,进兵部尚书。代宗立,整饬兵备,部署要害,亲自督战,率师二十二万,列阵北京九门外,大破瓦剌之军。可以说如果没有于谦,也许明朝会成为像南宋那样偏安一隅的小朝廷,甚至王国也未可知。清人袁枚有诗云“赖有于岳双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 ”。

于谦墓地在西湖西边的三台山下。因为距离西湖景区比较远,游人很少,周围环境清幽肃穆,松柏林立,绿荫环绕,鸟语花香。

张煌言墓

从于谦墓向东南方向走,便能走到张煌言墓。相比于岳飞跟于谦,张煌言应该是西湖三杰里知名度最低的。张煌言,号苍水。官至南明兵部尚书,奉鲁王朱以海,联络农民军和郑成功抗清,活跃时间长达二十余年,见大势已去后于康熙三年(1664年)解散义军,当年被俘并被杀害于杭州。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入祀忠义祠,获谥号曰忠烈。

张煌言墓位于西湖南岸、南屏山麓荔枝峰下。墓旁两侧各有一座附葬墓,分别为罗子木墓和杨贯玉墓。目前建有墓道和牌坊,墓道东侧建有张苍水祠,其内有张苍水的生平介绍。

章太炎墓

中国近代著名革命家、教育家、思想家章太炎非常崇敬张苍水,便将自己的墓地选在了张苍水墓的东侧。二者毗邻,相互呼应。

岳飞墓

从张煌言墓往北,一路穿过苏堤。岳王庙就坐落在栖霞岭南麓,而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墓地,也正是在岳王庙里面。岳武穆的事迹早已家喻户晓,我便不再过多赘述。

岳飞墓左侧是岳云墓,墓的周围古柏森森,有石栏围护,石栏正面望柱上刻有“正邪自古同冰炭,毁誉于今判伪真”一联。墓门的下边有四个铁铸的人像,反剪双手,面墓而跪,即陷害岳飞的秦桧、王氏、张俊、万俟卨四人。跪像的背后墓门上便是家喻户晓的“青山有幸埋忠骨,白铁无辜铸佞臣”对联。

苏小小墓

从岳王庙顺着西湖北岸向东,苏小小墓便坐落在西泠桥边的慕才亭里。苏小小,六朝南齐时歌妓。家住钱塘(今浙江杭州)。貌绝青楼,才技超群,当时莫不称丽。常坐油壁香车,年二十三咯血而死,终葬于西泠之坞。苏小小并未见于历史记载,关于苏小小的所有故事,则全部出自各路诗人的作品当中,其真实性完全不可考,以至于苏小小其人是否真实存在都是未知。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中国文学史中一个著名的悲剧形象。

“幽兰露,如啼眼。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翦。草如茵,松如盖。风为裳,水为佩。油壁车,久相待。冷翠烛,劳光彩。西陵下,风吹雨。”这是唐代著名诗人李贺所著的《苏小小歌》。

武松墓

苏小小墓向西不远,有一座武松墓。

人们所熟悉的《水浒传》中的武松虽然为小说家杜撰,但是正如《水浒传》中不少重要人物有其历史原型一样,武松也有其真实存在的历史原型。历史上的武松为北宋著名义士,任杭州府提辖,其刺杀奸臣,为民除害的事迹在《临安县志》、《西湖大观》、《杭州府志》、《浙江通志》等史籍中皆有记载。因刺杀太师蔡京之子,杭州知府蔡鋆时因寡不敌众,为官兵逮捕,后受重刑惨死于狱中。这座墓在1955年时被毁,2004年时原址重建,墓前加修了一座牌坊。

秋瑾墓

鉴湖女侠秋瑾自1907年就义后,灵柩辗转大半个南中国,忽而杭州,忽而绍兴,后来又远迁湘潭、长沙,直到1913年再次迁回杭州。1964年的迁坟运动中,秋瑾墓也遭到了清理平毁。直到1981年9月5日,崭新的秋瑾墓在西冷桥南端建成,从此烈士在此安息直到今天。

秋瑾墓其上方立有一座高2.7米的秋瑾立姿造像。墓正面有大理石墓碑,上刻孙中山亲笔题词“巾帼英雄”四字。背面立有吴芝瑛、徐白华所书的墓志铭原石。

苏曼殊墓

秋瑾墓往东不远便是苏曼殊墓。

苏曼殊墓址在杭州西湖孤山北麓的大草坪上,现塔系按原样重建,高2.5米左右。